第37屆噶舉大祈願法會.訪問堪布東由仁波切談「波卡轉世仁波切半出家儀式」

 

從認證到受戒,都有法王不可思議的加被

受訪:堪布羅卓東由仁波切

藏譯中:堪布羅卓丹傑

時間:2020年2月8日下午12:30-1:00

地點:印度菩提迦耶嘠千旅館(Garchen House)

 

完整的出家戒律,有這三階段

  1. 請仁波切開示傳戒準備過程。

仁波切:一般而言,藏傳佛法受戒有幾個階段:

一、皈依戒:

首先第一個是皈依戒。波卡轉世仁波切是於2015年,在菩提迦耶由法王噶瑪巴認證,當時就從法王處接受了皈依戒。

二、居士戒和半出家儀式:

接著,是接受居士戒和半出家儀式。在仁波切受皈依戒後,法王的指示是,希望仁波切和一般在家孩子一樣,暫時可以不用示現出家相,可以蓄髮、穿著便服。因此在2015年認證後的這五年,仁波切就以此方式生活,同時在寺院接受和出家眾一樣的佛學訓練。

最近從法王處得到指示,轉世仁波切今年可以在菩提加耶,從國師嘉察仁波切處接受半出家儀式。並且指示是在噶舉祈願法會期間,十六羅漢繞巡及修持法教興盛儀軌的法會時舉行。

三、出家戒——沙彌戒和比丘戒:

接下來的是出家戒,先是沙彌戒,之後到了二十歲,才能受比丘戒。依照法王的指示,此次應先為仁波切舉行半出家儀式,沙彌戒和之後的比丘戒,可以在適當的時機再受。

2.半出家儀式和居士戒的關係是什麼?

仁波切:接受半出家儀式者,首先要先具備圓滿的居士戒,儀式過程中,主要是發起誓言,發願持守佛陀所制定的戒律,一步步朝出家戒的目標前進。一般只是具有居士戒,並不可以示現出家相,不可披穿三法衣;但是接受了半出家儀式者,就可以示現出家相。傳受過程中,主持儀式者,像是這次嘉察仁波切會加持並給予披肩、僧裙、法衣、缽、敷具和濾水袋等等出家眾的器具,同時賜予新的法名。

3. 接受了半出家儀式的人,主要要持守什麼樣的戒律嗎?和出家戒中的沙彌戒、比丘戒有何差別?

仁波切:接受了半出家儀式者,主要持守的戒條,其實就是居士戒的戒條,並沒有新的戒條要持守,但是在這個基礎上,加上了「從今爾後示現出家相,斷捨在家相」的誓言,因此可以身披袈裟等等,同時斷捨在家俗名,使用新的出家法名。

半出家儀式的內容,其實就是沙彌戒的前行內容,因此除了居士五戒、現出家相、得名等等之外,並沒有另外的戒條要遵守。未來,例如波卡轉世仁波切要正式領受沙彌戒的時候,也是一樣會先有前行這一段誓言等等的內容,然後就會進入正受沙彌戒的戒文,那時才會提到沙彌戒的戒條。有了沙彌戒後,日後就可以進一步領受比丘戒。

4. 不同的戒,大概隔多久才會領受下一個戒?有時間限制嗎?

仁波切:一般來說,要在一天當中,先領受居士戒,再接受半出家儀式,然後領受沙彌戒和比丘戒,也是可以的。當然前提是戒子要滿二十歲,這是比丘戒的年齡限制。但是也可以間隔許多年,再接受下一個戒。

講到受持年紀,居士戒和半出家儀式,並沒有特別的年齡限制。

在菩提樹下受戒,既公開又秘密

5.受戒是否不能公開?或有部分開許?

仁波切:依照傳統,沙彌戒、比丘戒等出家戒的儀式,是非公開的,僅有戒師、戒子等相關人員可以參加。然而,皈依戒、居士戒和半出家儀式,基本上就沒有那麼嚴格。

此次選擇的儀式場合在菩提迦耶正覺大塔,在世尊成佛的菩提樹下,而這地方又是公開場合,我們也不能禁止其他人入場,因此大家還是會看到這個儀式的進行。但是嘉察仁波切在念誦正行文字,以及波卡仁波切複誦時,二位仁波切都小聲進行,其他在場者無法聽聞、也不知道意思,因此並不算是公開儀式。

同時受戒場合,傳統上需要最少五位比丘,當天主要由嘉察仁波切主持,另外,蘇曼噶旺仁波切、明就仁波切、嘉察仁波切錫金大吉祥寺的閉關房導師和我自己等人,就是協助的角色。

因累世善習,轉世仁波切強烈想穿僧服

6. 聽說僧服已經準備有一段時間了,而波卡仁波切也迫不急待的想穿上它。可否談談波卡仁波切受戒的心情?

仁波切:波卡轉世仁波切年紀雖輕,但曾數次非常強烈的表達想要受戒出家,也表示非常想盡快穿上僧服。我相信這是緣於前世累積的強烈善習。當我們抵達菩提迦耶後,受戒當天早上,他說:「這將是我此生最後一次穿在家衣服」。

在此之前,波卡仁波切也多次向法王請求剃度,法王請他稍待,等時機適合時會做安排。

因此當他有機會穿上僧服時,他是非常興奮地立刻穿上,而且很快就適應。因此當你們發問時,我的情緒整個湧上來(這時堪布仁波切因感動一時語塞,兩度欲言又止),因為當下那一刻,我強烈感受到這與前世仁波切有關。

圓滿持守三乘戒律,在前世足跡上弘法利生

7.請問您對波卡轉世仁波切的期許或祝福。

仁波切:當然,我們都有期許,對每個人如此,對仁波切絕對也是如此。對於波卡轉世仁波切,以及像他這樣的人,非常重要的是持守外在的別解脫戒及內在的菩薩戒,而內在的菩薩戒,即是發菩提心和行菩薩道的決心;然後是持守更高的密乘或金剛乘戒的各個層面。

因此,對於一個大成就者來說,我們最希望他圓滿持守三種戒律:

一,外:律典的別解脫戒;

二,內:菩薩戒;

三,密:金剛乘戒。

並且,通過執持和守護這三層戒律,利益佛法和眾生—─亦即為佛法服務,造福眾生。具體來說:我們的期許是,仁波切可以遵循法王噶瑪巴以及所有其他上師的所有心願,當然也希望轉世仁波切可以在前世仁波切的足跡上,繼續大步前行,弘法利生。

「家人五、六個?」法王噶瑪巴不可思議的認證信!

8. 您五年前第一次見到波卡轉世仁波切時,當時感受為何,可以跟我們分享嗎?

仁波切:第一次見到波卡轉世仁波切時,我感覺非常熟悉,除了外表改變之外,在這小小的身體裡,裝著前一世仁波切的心續。這很明顯是關鍵。

另一個重點是,這是根據法王噶瑪巴的認證信而找到的轉世者,信中提供了所有精確的細節,包括出生地的環境、河流、房屋形狀及家庭的人數,仁波切的出生年份和年齡等,百分之百精確。我們根據此信而找到轉世仁波切。

因此,就此而言,法王噶瑪巴真是太神奇了。我們找到的地方的與信中的地圖完全一致。最重要的是,在親自見到仁波切後,我們的感受也和法王的認證一致,在尋找過程中,我們與法王來回確認,並將所有訊息並列比對,因此找到可以百分之百確信的轉世者。

附帶一提,法王在認證信函的空白處,寫著「家庭人口五或六?」有一個問號,像是不確定一般。後來我們發現:波卡轉世仁波切的出生家庭,父母之外,有兩姊妹,一家共五人;但是,在母親生育之前,就先領養了母方或父方姐妹的女兒,因此,波卡轉世仁波切有兩位親姊妹,一家共五人,但若加上這位養姐,就是六人。

另外,雖和波卡仁波切無關,但也值得一提的是,關於天噶仁波切的認證,當時法王也寫了類似的注記:「家人四個半」,四個可以理解,但那「半個」是怎麼回事?當搜尋隊伍前往找尋時發現,天噶仁波切家中有父母、姐姐,共四人,但當時媽媽懷孕六個月,剛好算半個。因此,法王不僅看到了外在的家人,連內在的那個也看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