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屆噶舉大祈願法會.尼師維那特別報導

當尼師維那,第一次拿到麥克風

時間:2018年2月22日至3月4日
地點: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法會會場

法王噶瑪巴,可能是當代世界宗教領袖當中,最注重男女平權的其中一位。
除了去年跨出次第恢復「藏傳比丘尼戒」的第一步,即使這件大事因戒體失傳已久,諸山長老都覺得雖然應做而困難重重,但在法王堅定意志下成真,讓女眾恢復在僧團應受的地位與尊重,具有歷史里程碑意義。此外,三年前開始,法王開始舉行「讖摩比丘尼女眾辯經法會」,訓練並肯定出家女眾聞思修的智慧,又是一例。

■復興尼眾僧團,就是給同等機會

今年,當尼師維那第一次拿起麥克風,和比丘維那一起在祈願法會中發聲,引導大眾念誦及唱頌,男聲和女聲交融成優美的合聲,這又締造了一次提升尼眾地位的紀錄,據知這在藏傳佛教界可能是首例──這,又是法王主導而成真的創舉。

今年法會副主法上師明就仁波切說:「法王這樣做,真的是一種歷史性的作為,因為傳統曾經有許多尼眾寺廟,尼眾也有堪布學位等等,後來尼眾僧團慢慢式微,法王現在等於復興了尼眾僧團。現在把男眾女眾維那師都放在一起,一起領導唱頌,讓整個法會的氛圍是非常舒服、非常好的。」

■四寺院四尼師,首批祈願法會女眾維那

這回,紀錄性地第一次與比丘維那同時承擔起腔領唱重責的尼師有四位:來自北印度法王寺院帝洛普尼寺的央間,來自錫金嘉察仁波切寺院大吉祥寺的蔣貝,來自尼泊爾創古仁波切寺院度創古度母寺的竹清桑嫫,和來自不丹竹清仁波切寺院竹德寺的特秋帕嫫。
這次由於蔣貝和央間兩位尼師可能中暑頭痛,只有特秋帕嫫和竹清桑嫫二位尼師接受法會記者訪問。
雖然在祈願法會中坐在比丘僧眾最前方的維那師區已有三年,但今年是第一次有機會拿起麥克風,和比丘維那一起為法會唱誦舉腔發聲,「這都是法王的恩德,給予我們這樣為佛法服務的機會,覺得十分的幸運!」特秋帕嫫和竹清桑嫫異口同聲的說。
至於她們在首次擔綱之前是不是經過行前訓練,這次祈願法會法王不在,又是怎麼受訓的?其實本屆法會中尼眾維那上線不是偶然,法王早就埋下伏筆,竹清桑嫫說,法王早在2009和2010年,就訓練30位男眾、30位女眾唱頌,2010年並在當時仍是一片油菜花田的祈願會場,露天演出《密勒日巴》舞台劇,至今為人津津樂道。

■「上班」前先祈請,請來滿天聖眾當靠山

對第一次拿起麥克風,配合比丘維那,讓祈願法會領唱席第一次出現男女合聲,心境如何?擔當維那經驗其實相當豐富,早就在祈願法會前行活動擔任過三年施身法和兩年《關公儀軌》修持主維那的特秋帕嫫說,第一天早上,她還是緊張得發抖,但真的開始發聲唱就好了。在法會開始之前,特秋帕嫫會先祈請法王噶瑪巴和根本上師竹清仁波切加持,祈願她的每一聲唱頌,都是利益正法弘揚、饒益眾生修持的。
竹清桑嫫也一樣。目前在創古度母寺擔任老師的竹清桑嫫,提到執行維那師工作前的個人祈請,可能很有感,描述得十分仔細。在創古度母寺擔任過一年維那師的她,早就嫻熟維那工作,她「上班前」的祈請陣容,比起特秋帕嫫更大規模,她說:她會祈請以根本上師創古仁波切為主的整個噶舉傳承祖師聖眾,加持自己一直都記得以「前行發心、正行無所緣(不執以為實)、結行迴向」的「三清淨」精神,來行持維那師的工作,祈願身語意都是利他的。
由於今年6月將在美國舉行的噶舉祈願法會,已經邀請尼師維那前往,對這個消息,尼師們當然是高興的,但特秋帕嫫說,其實2011年她已受邀到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祈願法會擔任法會維那,所以對出國當維那這件事比較淡然,倒是對六月可能可以見到預期會擔任主法上師的法王,而感到十分興奮,因為有一年多沒見到既是上師也是「音樂老師」的法王了,十分想念。

■不只悅耳,法王做曲更具有祈願和力量

一般大眾可能無從體會法王「音樂家」和「音樂老師」這個不同的腳色,但尼師們是很熟悉的。以前法王為願文和祈請文創作新調後,會在法會前請她們提前到法王駐錫處集訓,試唱新調,熟悉新旋律。
問她們覺得法王是音樂家嗎?特秋帕嫫想了一下說,「既是也不是」。曾與竹德尼眾一起出過演唱CD《平等性之歌》,自己也是位作曲家,為上師竹清仁波切所做道歌創作了許多新曲的特秋帕嫫說:法王譜寫的旋律,都很感人很好聽,但法王不是世間音樂家,「法王創作的新曲,都是從心續中自然流露的,具有祈願和力量,不同於一般的音樂家。」
那法王創作的那麼多新調裡,她們最喜歡哪一首?竹清桑嫫毫不猶豫的說:《了義大手印祈願文》!還馬上輕聲唱了一小段,「真的很好聽呀」,今年前行《了義大手印祈願文》課程,早晚連唱了三天六次,她覺得好滿足。特秋帕嫫則覺得法王做的每一首旋律都很好聽,「這是真的,祈願法會這麼多祈請文祈願文的新調,幾乎都是法王做的,我們唱的時候都很感動,真的又美又有加持。」

■當班期間,多喝熱水少吃辣

來自不丹、印度、錫金、尼泊爾的這四位尼眾,飲食上的共同性,就是都愛吃辣,問她們這樣不傷嗓子嗎?答案一如知名的尼泊爾尼師歌唱家確映卓瑪:「其實不大影響,還是很愛吃辣!」
但畢竟是一天唱四座法八小時,連續唱七天,整天唱下來,嗓子還是會覺得累,她們的保養之道,也只是喝溫水,當班期間稍微忌口,別吃那麼辣,畢竟這嗓子是要用來為法教發聲、要讓人天聽了心生歡喜的。
在3月的菩提迦耶,近攝氏40度的祈願法會會場內,不動不說話坐著都覺得快冒煙了,維那師們是怎麼保持唱頌聲音的質量?難道不累嗎?「累當然是會累的,下午那一座有時甚至還滿睏的。但只要想起這是法王的加持,像我們這樣的凡夫,能用聲音供養諸佛、服事佛法、利益眾生,是非常非常幸運的,這樣一想就可以打起精神來了。」

■「下班」還唱歌嗎?

領唱了一整天,那「下班」後還唱歌嗎?
四位尼師狀況各有不同,竹清桑嫫沒有唱道歌的習慣,加上自謙嗓聲並不好,所以下班「無聲勝有聲」,是她的「關機保養時間」。但特秋帕嫫就不同了,因為是以教授道歌聞名的竹清仁波切弟子,不丹竹德寺尼眾都愛唱歌,第四座法結束,回到法會期間安住的帳篷區,有時也會自然地唱唱道歌,當作休息。
3月1日神變日那天,既是吉祥日又是竹清仁波切生日,入夜當一輪滿月掛上金剛座的夜空,特秋帕嫫和尼眾們的慶祝方式,還是唱歌!「我們在帳篷裡唱了密勒日巴〈緣起心要歌〉、上師傳記〈天龍甚深吼〉和上師長壽祈請文,向遠在尼泊爾的上師遙遙說聲生日快樂,長久住世!」

20180303_Female Chanting Mast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