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屆噶舉大祈願法會.《了義大手印祈願文》複講暨禪修引導第四堂(六之四)

座墊上有身,身體裡有心

禪修引導暨複講上師:詠給.明就仁波切

時間:2018年2月23日下午4:00-5:30

地點: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

藏譯中:妙融法師

■身念住+受念住:身受合一、心氣合一

第二堂開始,我們首先一起禪修「身念住」及「受念住」。

請依七支座法坐直,閉上眼睛。

傳承祖師說:「座墊上有身體,身體裡有心。」要這麼以身念住的方法來練習。讓身體和感受合為一,讓心和氣合一。這就是教導。

首先,把注意力放在頭頂上。覺知頭頂的感受。

接著把注意力放在臉部,覺知面部的感受。

接下來把心放在後腦枃和脖子後面。

接下來把你的心放在身體中央,比如肚子和後背。

再把心放在胸口。

再把心帶到肚子上。

接下來把心帶到左右手。

再把心帶到雙腳上。

接下來把心帶到全身,從頭頂到腳底,輕輕覺知你的全身。

再接下來,覺知到身體的任何感受,熱的感受,喜悅的感受,中性的感受,

比如麻麻的,或找不到任何感受。去覺知這些感受。

接著,不論心裡有任何感受,不論是煩惱痛苦,都去覺知它,

當你以這麼做,就可以轉化一切成為禪修的助緣和輔助。

現在睜開眼睛,讓心自然放鬆安住著。

■禪修兩種結果:覺受與體證

我們今天從第一堂到現在第二堂,針對「身念住」和「受念住」,練習了兩次,你覺得哪一次比較好,覺得第一次好請舉手?覺得這一堂比較好請舉手?

覺得好或不好,都是禪修覺受。禪修覺受就像大海波濤不停在改變,昨天、今天不停在改變著。就像嘉察國師早上所說,禪修之後會有兩種結果,一種是覺受,一種是體證,覺受屬於是資糧道、加行道的修行者;而所謂體證,是屬於登地成就者,體證是離戲赤裸的,那時就沒有起伏的覺受,因為一直處在禪修中,那時覺受就沒有任何起伏了。

■大手印三要點之二:不散亂

在「不散亂、無修、不造作」這三個大手印修持要點之中,我們之前講解了「無修」。有人會說:那「無修」有什麼用呢?我之前也沒有修呀,我出生就這樣呀。答案是:因為光是「無修」沒有用,還需要「不散亂」。不散亂就是保持正念和覺知,就像牧羊人可以把羊放到山裡,讓羊跑來跑去,但他會知道羊到哪裡去了;也像間諜,知道被他監視的人做好事或做壞事,但不會去管他。

所以就好像在做身念住和受念住,不論生起什麼都是可以的,生起了煩惱或苦樂,或生起很大的嗔心像火在燒一樣:「這個人老是欺負我,給我等著瞧」,這時不需要改變顯相,只要把覺知放在這樣的感受上。就像早上嘉察國師教導說:禪修生起掉舉時,念頭很多時,就把覺知放在念頭上,這樣一切念頭、一切顯相,都會

成為禪修。

只要你能去看去覺知,就不會被煩惱所控制。只要沒去看著它,就會和它合而為一,就像一條河,不看著河水就會掉進河裡,被念頭情緒所控制。當你可以看到河水,表示你不在河裡,一旦看著河水表示在河水之外,還可以好好看著它怎麼從山上流下來,怎麼轉彎;就像你看電視,就不在電視裡。但你光是看著就好了,不必壓抑,不必抑制心裡的念頭情緒,就像不必阻止河水流動一樣。有時光是想不生氣、想不煩惱是沒用的,唯有靠覺知練習,來調伏自己才行。比如說我們昨天「不想餃子」的練習中,越不准想餃子就越想起餃子,就是同樣的道理。

■大手印三要點之三:不造作

無修和不散亂,接下來要做什麼?就是什麼都不要做,就是「不造作」。無論是很喜悅、清明、無概念,或者是生起昏沈、掉舉,黑濛濛、亂糟糟,都讓它是本來的樣子,只要覺知,不用修整。

■疼痛禪修

接著我要教一個特別的禪修,就是痛苦禪修。它很好用哦。比如說腰痛,現在很多人一定覺得頭痛、腰痛、腿痛、覺得很熱呼吸不過來,有這些不舒服的感受嗎?如果有請舉手。有人沒有痛苦嗎?這很麻煩哦,痛苦禪修就是要有痛苦當對境,沒有痛苦怎麼辦?就像聲音禪修要製造聲音,但我有辦法幫你生起痛苦的感受,就是找根棒子,開玩笑的,就是按著大拇指和食指間的虎口。一開始輕輕按著就好,太用力一開始可能禪修不了。

好,現在我們就來練習痛苦禪修。

請大家坐直。

先做一下身念住和受念住的禪修,從頭到腳掃描覺知一下,

我不一一引導,你們自己掃描覺知。

現在特別針對不舒服的感受,讓心特別去注意它;

如果沒有不舒服,就製造一點疼痛。

現在把眼睛睜開,讓心自然安住一會兒。

針對疼痛禪修,你去看著疼痛,可能有四種體驗:

一,疼痛不見了:有多少人這樣?這很好,對境不見了但沒有散亂,你有覺知,但沒有對境了,就直接安住在「找不住痛」的狀態上。

二,疼痛跑來跑去:有這種狀況的請舉手?這也很好。覺知跟疼痛到處跑,表示疼痛的確變成禪俢的輔助。

三,可以清楚看著痛:是這樣的請舉手?很好,這表示疼痛成為禪修所緣境了。

四,更痛了:禪修結果取決於每個人不同性格,如果不適合,可以換種方法。如果做了疼痛禪修,結果是更痛了,你可能對痛有長期經驗,對這個禪修有期待和恐懼,如果更痛也可以不要做疼痛的練習。

你覺得以後可以用這種方法禪修的請舉手?這表示你可以轉化疼痛成朋友了,恭喜!(仁波切拍手)這樣 漸漸的,你就可以轉化顯相成友伴了。

■身語意三種人,禪修感受各不同

我們之前說過,禪修的本質和精華,就是一直保持「知道」,但這種「知道」怎麼展現,也取決於不同性格的人。我們之前說有三種修行人:一種是顏色形狀的人,第二種是語言型的人,第三種人是心意型的人,簡單的說就是身語意三種類型:

一,身體型的人:容易想到顏色形狀,比如做呼吸禪修時,心中可能出現形象,想到呼吸氣息以什麼形狀被你吸進、呼出。

二,語言型的人:心裡會出現很多話語:比如「我現在要呼出去了」、「我現在要吸進來了」。

三,心意型的人:心裡純粹是感受,比如感覺鼻頭有氣息出入,覺得涼涼的。

這三種人對同一種禪修的感受都不同,聚在一起討論禪修可能會發生爭論。其實都沒錯,只要認識到適合自己的狀況就可以了。

■睡意禪修

現在又要讓大家做一個選擇。我們說一切煩惱、情緒、妄念都可以成為禪修。現在你們從早坐到現在,應該有兩個困難,一個是很累,一個是很昏沈想睡,現在你們希望利用目前遇到的這些困境禪修呢?還是多講一點什麼是覺知?請舉手,看來選禪修的多。

你們現在覺得累嗎?覺得想睡?這個禪修如果沒有睡意就修不了了。

當我們快要睡著,心會模糊不清晰,好像在霧中走路,全身覺得糊糊漲漲的,就像入睡前那種昏沈的感受,如果能一直保持覺知這麼入睡,整段睡眠都可以成為禪修。這當然不容易,但一再練習熟悉的話,有一天如果幸運的話,覺知被睡眠抓住,你的睡眠就是禪修了。

先自然安住著,不需要有什麼對境。

現在閉上眼睛,不管是有睡意的感受,不清晰、昏沈或是無聊等,

不散亂的覺知這些感受。

當我們去看睡意時,如果睡意不見了,就保持在這種清楚的狀態也可以。

如果睡意的感受一直在那裡也很好,就一直看著睡意的感受。

如果你覺得快要睡著了也可以,就去看著快要睡著的感受。

現在把眼睛睜開,讓心自然安住一會兒。

好,可以了。總的來說,禪修的精華就是覺知,至於喜悅、輕安、無概念的感受,就統稱為「輕柔的覺受」;另一種「粗重的覺受」,則是指昏沈、掉舉等的覺受,乃至生起了妄念、情緒、煩惱等粗重覺受。不管哪一種,重點是保持覺知,心中有一個清楚的知道。就是這樣。

了義大手印祈願文

雪域安樂祈願文

迴向

20180223PM_Aspiration of Mahamudra Review&Meditation3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