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屆噶舉大祈願法會.《了義大手印祈願文》複講暨禪修引導第二堂(六之二)

謝謝所緣境,帶自心鬆鬆回當下

複講暨禪修引導上師:詠給.明就仁波切

時間:2018年2月22日下午4:00-5:30

地點: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

藏譯中:妙融法師

今天第二堂課一開始,我們再一起做禪修。

一,聲音禪修:

做禪修時,身姿有詳細和簡要兩種,詳細的有七支座法,簡要的是脊椎打直、全身四肢都放鬆。現在一起做禪修:

請坐直,並閉上眼睛。

請聽著聲音。讓身體和心都放鬆,

只要知道著聲音就可以了。

(仁波切敲磬多次)

你專注聽聲音的時間不會太長,只有一兩秒,

短時間是沒問題的,要做的是一再一再聽著。

(仁波切敲磬多次)

現在你耳朵聽著任何聲音都可以,

摩托車聲,咳嗽聲,講話聲,

只要保持不散亂地聽著聲音就可以了。

你可以從一個聲音轉移到另一個聲音,

重點是你要知道自己在聽聲音,

從人的咳嗽聲到鳥叫聲,重點是知道,

所聽的聲音改變是沒關係的。

當我們禪修時,會有各種念頭生起,你會想起餃子或豆片湯,或者「好熱啊,這個課什麼時候才會結束」,種種念頭都會生起,只要你沒忘了聽聲音,都還是在禪修,這些念頭都可以隨它去,不用去管那些念頭。

現在不用再刻意聽聲音,把你的心放鬆著,這麼自然的坐一會兒。

覺知它,隨它去,不管它

當你把心放在聲音上,心裡是不是有各式各樣的妄念生起呢?比如聽著摩托車聲時,可能一會兒心裡會有摩托車來來去去的景象,或接著想到家鄉,或想到在自己床上伸長了兩隻腳,或到自己喜歡的餐廳吃著涼粉,忽然發覺「咦,我怎麼在這裡?」如果這樣,就是散亂了。可能你連自己怎麼去的都不知道,即使你身體挺得直直的,人是坐在菩提迦耶作禪修,但心早就不知道到哪裡去了。

當我們心在聽聲音,只要還能聽聲音,即使心中生起各種念頭,即使生起念頭,心裡跑到餐軈去點各種白色黃色涼粉或尼泊爾食物,不用抑制它,也不用跟隨它,要做的就是「不管它」,一再一再的回來聽聲音。

如果故意不想,會怎樣?

接下來我們要換個方法,要選個食物想,你要決定一種食物。選餃子的請舉手?選豆片湯的請舉手?看來餃子獲勝。現在你不可以想餃子,要這麼坐五分鐘,你一點都不能想餃子,只要你一想餃子,你的禪修就毀了。

首先先聽聲音。(仁波切敲磬多次)

等一下我會喊一二三,就不能想餃子。如果有任何一秒想起餃子,表示你的禪修就白做了,各種顏色的餃子都不能想,連「不要想餃子」的想法都不能有,你這麼想就表示你在想餃子。

一二三!

張開眼睛,讓心輕鬆的坐一會兒。

怎麼樣?這個禪修做得好嗎?還是害你想起了更多餃子?

不必追求「無念」,不散亂就好

關於以上這個狀況,這裡有個比喻,比如明天我們要去郊遊,你準備了各式各樣好吃的餅和水果等等,心想最好能整天都待在那裡;但第二天到了那裡,忽然來了四個警察,表示有事情發生,要你不可以離開,這時你可能一分鐘都待不了,只想著要走。

同樣的道理,很多人不了解禪修的意義,以為禪修就是不能有念頭,很緊繃的禪修,耳朵也豎起來,強迫的要求自己不能有念頭。其實沒有念頭只是禪修的一種覺受而已。禪修有三種覺受:無念,就是沒有什麼妄念想法;喜樂,就是歡歡喜喜地感受;和清明,就是心理很明朗清晰──這些都只是禪修的覺受,而不是禪修的本質。禪修的本質精華是什麼呢?知道的可以回答,是什麼?覺知。覺知又是什麼呢?就是一種「知道」。只要「知道」保持著,心中生起什麼都是可以的。

只要覺知,任何生起「就這麼放著」

所以有句話說:「沒有任何一法(現象)不能成為禪修的所緣,只要是實成有法,就必定是禪修的所緣」。所以「教云毋逸即是修正行,隨顯即悟體性自如如」,就像〈金剛總持祈請文〉所說:「隨顯即悟體性自如如」,就是心中生生起什麼妄念,善的念頭、惡的念頭、無記的念頭,「隨顯」就是無論生起什麼,都要「如如」,也就是赤裸無造作的,讓妄念就是妄念,好的妄念生起隨它去,中性的妄念生起也隨它去,不好的妄念生起也隨它去。「住於任運無整之行者」,是不用去成立什麼善,也不用去抑制什麼惡,是什麼就是什麼的放著。只是直接安住著,直接地去看著,覺知著。若能這麼安住,就無需要修什麼,所以說「修行遠離妄心祈加持」。所以噶舉傳承不共的修持要點講到:不散亂,無修,無造作。以上這幾句可以說包含了這完整的三要點。

當我們這樣修時,就是所謂的「妄念成禪修,顯相成道路,煩惱成友伴」。這也如譯師馬爾巴說的「咒語加持了毒藥」,這類「五毒自解脫」的口訣也一樣,對煩惱不用做任何取捨、修整、破立,直接安住在煩惱上,煩惱也成為禪修的所緣,於是說,這就是自解脫。

這種「毒藥轉為良藥」的狀態就是,不用捨棄煩惱,直接讓煩惱成為道路,這就是口訣。其實這類口訣的正行,是要到觀的時候才會講到,也就是認出心性的話,自然妄念成法身,顯相成道路,了悟到了「輪涅不二」的見地。

但是,現在我所講的部分是止禪,在止禪的時候,要建立好的基礎。因此在止禪的時候,不會真正達到自解脫,但是卻已經能發生相應於觀的一些體驗覺受,比如說「妄念成禪修,顯相成禪修」,這在止禪上就會發生。

能夠這樣去修持的話,就能直接經驗到解脫,就如經典中提到的如來藏、佛陀身與智的功德等等,就不再只是故事,只要我們慢慢去修,就能實際的發生在我們自身的體驗上。

禪修的結果是由內在獲得解脫,以及由內在生起喜樂,不論到哪都快樂,不論去哪都喜悅,這就是真正在體驗上達到了解脫,但多數人一開始達不到這樣的狀態,很困難,多數的情況是,禪修了一會兒之後,就妄念紛飛,妄念更多,於是想:糟了,以前沒有禪修時,心裡還沒想那麼多,現在一禪修,怎麼妄想變得更多了呢,變得更糟糕了」,其實這是生起了禪修最初的覺受「如瀑布般的覺受」,這是很好的,是很好的癥兆。禪修時,心中生起很多妄念的話,不要灰心失望,不要想比以前更糟了,其實要認識到,這是生起了「如瀑布般的覺受」了。

二,呼吸禪修

關於禪修方法,用聲音來禪修我們已講過。修行人有很多類型,主要有三種類型,一種是形相顏色型,一種文字或話語型,一是感受型,禪修方法不會適合所有人,所以我們要教更多方法,以適合更多不同個性的人。接著我們再教兩種方法,一種是咒語默念的禪修,一種是呼吸的禪修。想要哪一個先?默念或呼吸,請舉手。看來呼吸比較多。

接下來要看一分鐘內我們會有幾次呼吸,一呼一吸算一次,這不算禪修,只是看自己呼吸,等下我敲磬就可以開始數呼吸次數,再敲磬就停止。

把身體坐直,閉上眼睛,把全身從脖子到腰到腿都放輕鬆。

先做聲音禪修。(仁波切敲磬)

接著開始數呼吸。(仁波切敲磬開始,一分鐘後敲磬結束)

接著睜開眼睛,輕鬆坐著。

你做了幾次?七次以上舉手,十次以上舉手,二十次以上舉手,三十次以上舉手。

剛剛做的是禪修嗎?你覺得剛才做的就是禪修的請舉手,對了!剛才就是禪修。一開始你可以算七次休息一會兒,漸漸增加到二十一次,通常一開始你算到四五次就散亂掉了,想到涼粉,但慢慢練習次數會漸漸增加。

剛才兩個方法,你覺得哪個方法容易?聲音或呼吸?(現場舉手表示喜歡呼吸禪修比較多)你喜歡哪個,就用哪個方法。

三,默念禪修

第三個方法叫「默念禪修」,我們心裡默念「噶瑪巴千諾」。「噶瑪巴」表示三世諸佛事業,這是噶瑪岡倉傳承猶如頂髻般的莊嚴,能持誦這個名號是很重要的。默念時不用觀想身形身相, 念的時候嘴巴和舌頭是不能動的。這裡是不要用嘴念的,這就變祈請了,就需要觀想了。用心去默念本身就是禪修。有時嘴上在持咒,但心早就跑很遠了,心裡想著生意不知做得怎樣了。這個練習可以睜開眼也可以閉眼。

僧伽們,現在首先讓身體放鬆,

放鬆你的肩膀和背,胸口、腿部和肚子都放鬆,

接著心裡念「噶瑪巴千諾」、「噶瑪巴千諾」,

不要動你的嘴也不要動舌頭。

好,現在讓你的心放輕鬆的自然坐一會兒。

今天我們教的三個方法,如果你覺得「默念禪修」最容易的請舉手?這表示不同性格有不同的選擇。

經驗教導,所以一定要練習

接著我們會給大家一些回家的功課。這些禪修教是經驗的教導,不是學問的教導,所以回家要練習,不管你住在哪裡,回家要做五分鐘、十分鐘或二十分鐘的練習,一開始做皈依發心,最後做迴向。為了確定你回家做功課了,明天我會考試。

剛才都是座上的禪修,還有些禪修是座間可以練習的,比如任何吃東西時、走路時,或者生氣時,都可以用呼吸或默念的禪修;或者嫉妒時,覺得「他本來比我差,現在卻比我好,要找個機會把拉下來」,也可以這麼做,或者擔心、不舒服、睡不著時,也可以用今天教這些方法這樣做禪修。

(最後,在維那師帶領現場大眾唱頌《了義大手印祈願》和迴向聲中,結束複講暨禪修引導第二堂課)

20180222PM_Aspiration of Mahamudra Review&Meditation 3-1